万搏娱乐官网 -澄明医学科技环境 临床医学改革需挥动评价“指挥棒”

  本报记者 张佳星

  “科技评价工作的开展须与国家导向一致,防止人才‘标签化’,引导学界打破‘四唯’释放人才的创新力。”日前,中国医学科学院发布中国医院科技量值(STEM),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院士表示,评价“指挥棒”应激励医学科技创新的正确导向,鼓励临床研究,促进医学科技成果向临床应用转化。

  临床医学改革需挥动评价“指挥棒”,一方面澄明医学科技环境,一方面推动临床医生热衷于从事临床需求驱动的研究。

  澄明医学科技环境,维护良好学术生态

  医学科技评价是指导医学科技创新与学科发展的风向标。当前医学科技环境对评价工作的开展提出了新的要求——

  2018年7月,《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指出,使人才称号回归学术性、荣誉性本质。

  STEM淡化了人才“帽子”的指标权重,降低了人才“帽子”等间接指标权重,纳入高被引科学家和高被引学者作为直接指标。“在实际排行计算时,长江学者、杰青等称号保留加分,但大大减低了比重,而高被引学者的则增加了分值比重。”王辰说。

  高被引学者是指一定时期内所发表的论文在全球范围内被引用频次高的学者,所发表论文一般都具有很强的原创性、颠覆性。同行的引用次数即是对其学术贡献的“用脚投票”。这类学术研究对其他研究也扮演了“甘做阶梯”角色。

  对于国家常抓不懈的科研诚信建设,STEM也在评价方法的改进上有所体现。“我们将Retraction Watch数据库公布的撤稿论文,以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公布的处罚决定纳入考量范围,对学术不端期刊论文和科研项目实施5倍减分处理。”王辰介绍,例如某个论文或者项目本来可以加5分,但如果出现学术不端,那么就会给这个机构减扣25分。

  尊重临床,让临床医生有发论文分享经验的“欲望”

  “临床医生在临床实践中有发现、发明以及心得,愿意和别人分享,发表论文是最好的分享方式,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繁忙的临床工作之余还努力地撰写论文。”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宁光表示,一度搞科研还是做临床对于临床医生是两难选择。

  事实上,二者追本溯源是一回事。“论文和专利通过转化可变成治病救人的需求,整体而言就是诊断和治疗水平的创新。”宁光说。

  当天发布的STEM对全国1660家三甲医院和110家医学院校(学科)的科技量值进行计算,发布了权威排行榜。STEM重点选取如期刊论文及引用、专利及转化、标准和指南等9个直接指标考量科技活动的质量、贡献与影响。

  “我们希望发挥医学科技评价导向作用,导引医学的研究方向。”王辰说,如果一项扎实的临床研究改变了临床实践指南,并被国际认可和引用,那么是真正体现临床实践价值,而不是某项研究的重大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为此,STEM在权重上突出体现了被国际权威指南引用的论文和中国临床指南的研究工作,不仅引导中国临床研究更加符合国际规范,而且充分体现了临床研究对临床实践的指导。

【编辑:房家梁】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todomusicaneuquen.com